专家研讨类型电影创作

信息来源:《中国艺术报》  时间:2020-08-12 15:32:36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受众市场对内容的细分化需求日趋明显,电影类型也越来越丰富多元。类型电影为中国电影人带来了怎样的机遇?如何在有迹可循的类型电影创作中建立鲜明的个人风格?这些话题成为创作者关注的焦点。

  日前,以“类型实践与作者表达——类型电影创作谈”为主题的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论坛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导演李少红,导演、编剧、作家李霄峰,作家、编剧全勇先,科幻作家陈楸帆等业内专家分别从自己的实践经验出发,畅谈电影类型的创作与表达。

  “‘类型’让创作者与受众建立起更强联系”

  1987年,李少红遇到“商业片” ,当时她导演的《银蛇谋杀案》便是北影厂开始商业片拍摄的最初尝试。据李少红回忆,上学的时候学的主要是艺术电影,没有学过类型片,接到北影厂的拍摄要求时,她大哭了一场,“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商业片,但我不接这个活可能就没有第一次拍电影的机会了。后来我慢慢开始集中看好莱坞的电影,才了解商业片和它的创作模式。 ”在李少红看来,类型电影和作者电影,一个是按照市场经验的套路去创作,一个是靠个人表达,要体现出个人对世界的理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电影。

  “我对电影的第一印象就是类型片,从20世纪80年代、 90年代电影院里看到的几乎都是类型片。一直到我上了大学之后开始学习电影史我才知道,原来作者电影、艺术电影是这样的,对我以前的电影认知完全是一个颠覆。 ”陈楸帆坦言,他认为“类型片”是作者跟观众之间建立的契约,观众抱有某种特别强的预期去看这部片子,比如观众看恐怖片,一定程度上是希望这部片子会吓到自己。

  近年来,随着《流浪地球》的异军突起,科幻电影日渐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新宠。陈楸帆认为,科幻本身不是单独能够成立的类型,它只能够跟其他的类型嫁接,才能够成为一个完整的作品。“我在写作,包括和一些影视方面的合作,都会首先去想,我要对应的是什么样的类型?我要给观众的是什么样的预期?如果这个出发点我没有想清楚,我觉得最后出来的东西是面目模糊的,除非我说我拍的就是自我表达的作者类型。所以对于我来说, ‘类型’是一个镣铐,但它也是让创作者与受众建立起更强联系的方式。这是很有意思的动态平衡和不断交互的过程。 ”

  “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影片,人物永远是第一位的”

  从《雪狼》到《悬崖》再到《悬崖之上》 ,全勇先创作了大量谍战类型的作品,在他看来,谍战戏最关注的是人,人物关系是这类题材作品里最有魅力的元素。 “人性在谍战犯罪片里,在暴力事件里尤其会被放大。我写谍战片最关注的不是情节,是人物关系,只不过把人物关系放到谍战的氛围里去表现。我觉得那些情节只要有相应的逻辑,每个人的行为都有依据,都是可操作的。但我没有特别把它当成一种类型的东西处理,这是我写谍战片的一种感受。事实上对观众来说也是,如果观众对这个人物建立了兴趣和情感,这个人物的一言一行都会牵动观众的情绪。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法宝。 ”

  李少红同样认为,不管是哪种类型的影片,不管你进入到哪一种创作,对于电影这种戏剧形式,人物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人物在这里边不成立,所有的都会让人感觉到虚假,因为情感表达是要靠人实现的。

  通过与各类编剧、导演的接触合作,陈楸帆深深感受到科幻类型片的难度。 “在其他类型片要求的人物的逻辑、情感的动机、剧作的结构都要保证的基础上还多了一层,那就是科学的自洽性。包括大的世界观的设定、整个剧情的展开、人物的动机、最后解决方案是否能够严丝合缝地扣上等。 ”陈楸帆说,科幻类型片对逻辑思维有极高的要求,很多编剧和导演对人物、剧情、情感的设定完全没有问题,但可能就是在科技展开的逻辑性、自洽性的程度上没有办法做到很好,这导致了很多片子一出来大家觉得这就是一个披着科幻外衣的打怪兽片或者灾难片。在陈楸帆看来,科幻片的核心是得想清楚不是为了科幻而科幻,科幻领域必须要有非常强的逻辑思维能力。

  传统类型片需要个性化元素的融入

  创作一种类型的作品,如何从人物入手,建立最好的人物关系,业内专家也给出了看法。

  全勇先在创作《悬崖》时做了大量功课,看了很多纪录片,去看了哈尔滨众多古迹。 “对历史知识了解得越多,我写这部戏也就越顺。尤其是在写人物关系上,我们去建立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他们再依据自己的行为逻辑作出戏剧碰撞的时候观众会感到有吸引力,觉得这个人物是有魅力的、鲜活的。 ”

  “在表达人物上我更注重细节,因为我们观察一个人往往都是从细节开始,其实观众在理解角色的时候也是从细节开始的。比如说你要写警察题材就要特别了解警察的生活,否则写出来是一种很假的概念。我写《悬崖之上》的时候看了很多当年的报纸,看报纸的时候就知道那个时代的人感兴趣的是什么,他们那个时候也有花边新闻。 ”全勇先表示,创作人物一定要写人物小传,哪怕不表达出来,但是这个人物在作者心里是有勾勒的。“斯蒂芬·金说别人都认为他是情节大师,其实他是氛围大师,氛围就是人和人之间形成的气场、环境对人的影响。作为一部电影来说,营造的气氛、环境都是在心理上产生的,这个因素特别有意义。 ”

  “我们怎么找到科幻跟当下中国社会,跟中国每个个体的状态对接的切口,这些都必须要研究得特别细致、到位、透彻、扎实,这样的故事才有着力点,不然就难以让人信服。 ”陈楸帆在创作中强调要重视和理解当下中国社会发生的现实,每个个体在不同阶层、在不同的历史性变动中是如何理解他们自己的,他们的挣扎、与大时代的割裂和纠结等都是创作的生长点,只有理解了这些才能创作出好作品,尤其是科幻作品。

  李霄峰已经导演过青春片《少女哪吒》 、犯罪爱情片《追踪》 、悬疑片《风平浪静》三部类型迥异的作品,他正筹备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李霄峰坦言,过去拍电影他很不喜欢对标,但科幻类型不得不去对标。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看了很多科幻片,我觉得每个有志于从事电影创作的人都要看看最好的作品是什么样子,才能确定自己的作品如何。 ”

  在全勇先看来,现在的电影发展,传统类型片的套路也需要有一些突破,把更个人的元素融入进去。就像一些韩国电影并不是典型的类型片,但是有类型片的元素,也有导演很个人的元素,“这也是发展的趋势,类型片的界限可能会越来越模糊,不像从前那么清晰了” 。


本网站由 厦门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邮 编:361005 邮 箱:webmaster@xmswl.com
本网站由厦门网制作 闽ICP备:16016276号-1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2011号